';

从春宫表到人与性的探讨之深入浅出

你在这里:
< 所有主题

今天我想聊聊春宫表。算是做了一个决定。毕竟这算是有点禁忌性的探讨,其实这样说有点可悲。因为我们还不够正视这种文化,对人与性的话题一直在避讳。即使文明的进步到了今时今日这种地步。

大概是受了余秀华的刺激把。

“其实,睡你和被你睡是差不多的,无非是两具肉体碰撞的力,无非是这力催开的花朵,无非是这花朵虚拟出的春天,让我们误以为生命被重新打开”

————《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

这首诗让余秀华火遍了三山四海、大江南北。很多人认为这首诗能够火是因为它够荒诞够暴露,甚至有评论家认为余秀华的诗是荡妇体。可其实认真思考,它真正火起来的原因难道不是因为它确确实实透过文字直抵我们的心灵吗?而且还是我们内心最柔软的地方,最不想暴露于世的地方。我们的怯弱和畏惧,在余秀华面前就像一层薄纱,她撕开了,而且看上去那么简单轻松。

那么春宫文化呢?人与性之间的深层次关系呢?我们始终在逃避的同时对它垂涎已久,想动却不敢动,若即若离的关系让我们很徘徊却又好奇着。

从春宫表到人与性的探讨之深入浅出

腕表界,宝珀算是春宫表中的开山祖师爷,宝珀通过多种春宫表款把春宫文化发挥和宣扬得淋漓尽致,并且宝珀算是在春宫文化和问表技术结合角度上的真正集大成者。

从春宫表到人与性的探讨之深入浅出

宝珀之后应该就是雅典了。雅典的春宫表也有不少款,跟宝珀的春宫表相比,雅典的春宫表走得是一种量产路线,让更多的腕表爱好者能够有机会拥有一块腕表。从这点上雅典算是对春宫表的普及上做出了大的贡献。值得一笑的是宝珀春宫表几乎是以交合姿势的不同来定义PieceUnique,极具收藏价值的背后是又有多少表友能够在腕间佩戴一块春宫表呢?!

从春宫表到人与性的探讨之深入浅出

当然除了宝珀和雅典之外,还有很多制表厂牌和独立制表人也出过不少春宫表,通常分为两类,一种是动态春宫图,一种是静态春宫图。提到春宫表,不得不提两位大神级人物。一位是安东尼裴修素,江湖人称春宫表之父;另一位便是斯文安卓森大师,瑞士独立表师学会创始人、主席。这两位大神对于春宫表之喜爱和制作精良程度足以让人又敬又畏。

从春宫表到人与性的探讨之深入浅出

春宫表在技术角度上有使用人偶,有采用彩绘珐琅的。在呈现方式上也多种多样,有在表盘上呈现的,有在表底机芯上呈现的,有在表底镜面上呈现的。

从春宫表到人与性的探讨之深入浅出

当然春宫表的发展历史是从座钟到怀表然后才到腕表上。其中怀表是春宫表表款最多的。

从春宫表到人与性的探讨之深入浅出

国内春宫文化其实汉唐以来就有了,最早当然是从宫廷流入到民间的,明代时期达到了巅峰。这其中明代春宫画中的最具代表性人物就是“吴门画派”中的唐寅。对,就是那个点秋香的唐伯虎先生,自号江南第一风流才子。唐寅有很多春宫图代表作,只可惜几乎都没能存世下来,如今也只能在那些画作题诗中能够猜想一二。

从春宫表到人与性的探讨之深入浅出

春宫图流入民间后有了很多种意义。一是作为陪嫁品,供新婚夫妇学习之用。二是有民间说法,可以避火,搁置在藏书之中用来避火。这样的说法跟钟馗镇宅是同一个道理。三是娱乐赏鉴之用,三四密友开个Party,摊开几张春宫图,赏鉴之余还能祝酒。这里提一下,古代春宫图为了方便携带,几乎没有画轴,大多数是绢制或者画册形式。

从春宫表到人与性的探讨之深入浅出

在明清时期,有不少民间地方把春宫图制作成年画张贴在家里,这跟现在很多国家的“人体艺术挂历”行业遥相契合。

从春宫表到人与性的探讨之深入浅出

相比而言,中国的春宫文化没能做到像日本那样对整个世界的春宫文化影响之大。就说浮世绘吧,日本春宫文化的代表作。其实浮世绘是呈现日本幕府时期民间生活状态的,春宫图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然后浮世绘在后世传播之大其间的春宫图发挥了尤为重要的作用。

从春宫表到人与性的探讨之深入浅出

西方春宫文化是中世纪以后开始兴起的,到现在都保留着很浓厚的古典色彩。仔细研究春宫表可以辨别一二,大多数的春宫表中的人物都是中世纪的王公贵族,或与夫人或与情人或与女仆等等。

从春宫表到人与性的探讨之深入浅出

中世纪欧洲宗教组织在社会中影响力太过庞大,所以性文化的推广受到了极大的阻力。钟表行业中即使使用了春宫图往往会做得很隐蔽,比如很多家庭座钟中的背面才会有彩绘珐琅春宫图,在座钟的正面如果有春宫图的话会响应做出一个可以遮盖的机关。毕竟家庭座钟最初时期走时并没能做到很精准,但在欧洲很多权贵家庭里座钟成为了炫耀品之一,春宫图的加入只适合在私人家庭聚会上能够登堂入室,但在对外接待上座钟上的春宫图还是要遮盖起来。

从春宫表到人与性的探讨之深入浅出

随着腕表行业的发展,国内表友圈越来越庞大,腕表收藏家的队伍也越来越庞大。春宫表似乎只能成为收藏品,购之高置阁楼之上,真正有多少表友或腕表收藏家可以做到把春宫表袒露腕间,心理上得过一关。

从春宫表到人与性的探讨之深入浅出

这是性文化和人类道德约束相互纠缠的发展阶段中不可避免的尴尬期。如果王小波的作品是在逝世后才能够大放异彩,生前他的作品被列为禁书,同理李银河先生也是在文明不断开放发展后才被认可和敬重。

从春宫表到人与性的探讨之深入浅出

有时候我们似乎太在意外界的说法和看法,把内心和人类原始冲动深深隐藏起来。对春宫表只能远观而不能做到可以亵玩也。这是可悲的。释放自己开始成为了当今社会快频节奏中的成功人士所需要的旋律之一,其中人与性能否做到真正开放自由也成了道德话题之一,尽管这并不冲突。再回顾一下,难道到了今时今日宝珀的春宫表上的动态春宫图大量出现在表底仅仅是技术上的考量吗?不尽其然吧。

余秀华只有一个,可想做余秀华的人有千千万万。无论是春宫表还是人与性的话题,我们真正可以突破的只有敢于不敢的问题。而这个决定偏偏又很难做,于是余秀华的蹿红不无道理。

对于这样的探讨,深入浅出似乎成了奢侈。

字面意义上,我想过深入,可只能浅出。毕竟,我也做不到。

目录